回首頁 教學計劃表 討論專區 全人發展網站 相關生涯網站 全人發展資訊 生命教育資訊


終極真實層

                  九十一學年度生涯發展終極真實層詮釋報告  下載DOC檔

報告人:英三-張心瑜、地三-張芝宇、商三-高杏妃、英二-吳曉妮、英二-陳巧綸

宗教與人生

一、宗教的定義

       宗教的定義不勝枚舉。不同的宗教信仰,不同的立場與觀點,對於宗教

的定義都有所不同。拿反對宗教者的看法來說,最有名的是馬克思,他認為

「宗教是人民的鴉片」,是一種麻醉品,因此這樣的觀點在共產世界中被廣

泛的採用。至於有神論者的看法,像麥克斯.謬勤(Moller Max)認為「宗教是對

某些無限存在物的信仰」;泰勤(Tylor E.B)認為「宗教是對精靈實體的信

仰」;佛雷澤(Frazer J.G):「宗教是對超自然和超人間的權威力量加以討好,

並祈求和解的一種手段」…等,從學者們對於宗教的定義中不難看出這些看

法其實也受到宗教的影響,帶有各個宗教的特色。

        若我們嘗試從各個立場中走出來看宗教的定義,根據牛津字典的解釋,

宗教是:「人類對一種不可見的超人力量之承認,這力量控制著人類的命

運,人類對它絕對服從、敬畏、與崇拜」,這裡的解釋強調了宗教具有超人

力量使人對它服從、崇拜。

        從這裡可以看出,其實宗教的定義並沒有絕對看法,依據每個人的立

場、觀點,對宗教所提出的定義有所不同,有時甚至是完全不同的兩方意見

(例如有神論v.s無神論)

        為了要進一步了解宗教的意義與內涵,以下將直接從宗教所面對的核心

問題談起,藉由探討宗教對於終極問題、終極關懷、終極世界的態度來了解

宗教的性質,並提出宗教的意義。

終極問題

       人常常產生許多的問題,有些問題用人們一般的常識便可以回答。若人

們的常識不足以回答時,則科學利用實證與精密的儀器或許可以幫助找到答

案。但是有一類問題的性質非常特殊,超出個別而問全體,超出時間而問時

間之前與時間之後,我們稱這一類的問題為「終極問題」。舉例而言,「人

是什麼?」、「人生的意義與目的何在?」、「什麼是善?」、「什麼是惡

?」、「痛苦的由來與目的是什麼?」、「如何能獲得真幸福?」、「什麼

是死亡?及死後怎樣?」、「我們由何而來,將往何處去?」,上述的這些

問題超出個體、時間,人的常識與日常生活經驗無法回答,依靠精密儀器與

計算的實證科學也無法控制,因此常識與實證科學無法面對終極問題。

        而宗教,它所要回答的,便是終極問題。

        當終極問題存在性地出現,與人們切身的牽涉,而使人焦慮的想尋找問

題的答案時,便產生了終極關懷。 

終極關懷

       人的一生都在不停地關懷著很多事。有些關懷是一般性的,像吃、穿、

成功、失敗、貧、富等。這些問題雖然和人生也有很密切的關係,但是仍不

足以決定人生的整體。而終極關懷則是關懷一生,甚至人的生前、死後。因

此在積極方面人會流露出「朝聞道,夕死可矣」的尋捕、盼望;而當這樣的

關懷得不到答案時,則會消極地產生內心深處的苦悶、不安。而宗教信仰,

就是在這樣一個終極關懷的境界中誕生的。 

宗教與終極世界

      終極世界是宗教中一個很重要、很核心的概念。它的存在一方面回答了

終極問題,一方面也釋慰終極關懷。不同的宗教對於終極世界持有自已的具

體內涵,像佛教所說的西方極樂世界,或涅槃境界等。

        終極世界是宗教信仰和敬禮的對象,是與人們所在的暫留世界對立的名

詞。不同的宗教都會應用自已的名詞來表達暫留世界和終極世界,像「現世

」與「來世」、「地方」和「天上」、「此岸」與「彼岸」、「天上的國」

和「地上的國」等。終極世界回答暫留世界的問題,因此在理論方面,解釋

暫留世界;在存有方面,支持了暫留世界。

宗教信仰

      「信」是一種人生的重要態度,代表著對某人或事物的依賴。當所相信

的真理很重要時,人們便會使用含有虔誠與欽佩意義的「信仰」一詞。屬於

宗教的信仰即稱為宗教信仰,而這個信仰的對象,即是終極世界。

        宗教信仰使暫留世界的終極問題得到回答,對於終極關懷得到寄託。藉

著對真理的覺悟和誡命的遵守,宗教使人一面接觸終極世界,另一方面解決

暫留世界的終極問題及終極關懷。由此來看宗教對於人生有三個功能:(1)

知 、(2)生存、(3)和整體的功能。

(1)     認知的功能:宗教藉著信仰使暫留世界認識終極世界,得到問題的答案

(2)     生存的功能:宗教藉著信仰使暫留世界寄託於終極世界,而能勇敢地生

存下去。人世間的天災、人禍、疾病、傷亡等,人們並非總是有能力解決。

但是信仰使人面臨挫折與無能時,能夠寄託於終極世界有信心繼續奮鬥。

(3)     整體的功能:宗教藉著信仰遵守誡命,使得暫留世界中人與人的來往能

獲得控制。 

        經過以上諸多的討論後,宗教的定義能夠簡單的敘述如下:宗教是對於

終極世界的信仰,包含覺悟真理與遵守誡命,因而對於暫留世界,具有認知

、生存、及整合的功能。

二、宗教與人生

    宗教對於人生的影響可以簡單地分成下列數項:

1 .充實精神生活的內容人的生活可以概略地分為物質的與精神的部份,

兩者一樣重要。而宗教生活是人類精神生活中,相當重要的一環。自古以來

,人們的生活就和宗教分不開,自出生到死亡,都會與宗教發生關係。宗教

的教理,使人獲得啟示;宗妖儀式,使人產生虔誠;宗教的音樂,使人淨化

心靈。獲得了啟示是「真」;產生了虔誠是「善」;心靈淨化是「美」,宗

教使人進入真、善、美的境界,故有人認為宗教充實精神生活的內容。 

2 .解答科學所無能為力的問題雖然科學造福人類,但非萬能。人對於終

極問題的疑問,像「死後是怎麼一回事」之類的問題,至今仍是科學尚未能

夠回答的問題。然而宗教卻給予這一類的終極問題解答。 

3 .宗教是構成民族的因素之一民族由血統、生活、語言、宗教、風俗習

慣五因素構成。相同的宗教,常能促成民族的團結,並讓人們的生活過得更

和協融洽。 

4 .宗教可以淨化社會人心宗教的教義,都是著重勸人改過向善,同時積

極行善的。在社會中,若能因此形成一種制約的力量,則宗教具有的淨化社

會、淨化心靈的功能則非常明顯了。 

5 .宗教可以輔助法的不足法律條文多是消極的禁止與責罰人們不佳的行

為,但宗教卻們積極面勸導人們放棄惡念惡行。由此看來,宗教正是保護善

良風俗,維持社會安定的無形力量。 

6 .宗教常是藝術創作靈感的來源宗教的信仰發自內心的虔誠,這一份「

虔誠」常是音樂、美術、文學等藝術創作的原動力。文字方面像但丁的神曲

、印度的佛所行讚;音樂方面的彌賽亞;雕刻方面如雲岡、龍門的石窟;敦

煌的佛像等,都是不朽的藝術品。 

7 .宗教可以指導科學的進展方向科學本身是盲目、無情的,雖然科學的

進步給人們帶來的莫大的方面,但科學無限制的發展,也會給人類帶來災害

。宗教具有科學所缺少的「救世之仁」,而這個仁,就是我們駕馭科學、控

制科學的力量。

8 .宗教可以使人獲得正確的人生觀宗教信仰能夠影響一個人對於人生的

看法,以及對邪正善惡的原則所抱持的態度,使人能以正面的態度來面對人

生種種,因些說宗教可以使人獲得正確的人生觀。 

9 .宗教可以擴張胸襟和抱負宗教主張犧牲、慈悲、平等、博愛及濟世救

人,不以獨善其身為滿足,而以兼善天下為目的。因此信仰宗教受此薰陶,

能多少改變人的看法。 

德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

        印度天主教仁愛(又名愛德)傳教修女會的創始人德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是當代一位傳奇人物。作爲修女,她是基督教世界享有盛名的印度

“活聖人”;作爲社會活動家,她是美國《時代》雜誌的封面人物,是諾貝

爾和平獎獲得者。近一、二十年以來,她身著白底藍邊沙麗會服的形象頻頻

出現於世界各地的報刊雜誌和影視中。與她交往的人中不僅有教士、修女、

乞丐、麻瘋病人,也有商人、學者、達官顯貴。她的修會擁有價值5,000萬

美元的資産,她個人則兩袖清風,能稱得上私有財産的只有幾套換洗衣服。

        德肋撒修女原名阿格尼絲·岡沙·波哈索(Agnes Gonxha Bojaxhiu),1910

年8月27日出生於南斯拉夫塞爾維亞的斯高日(Skopje)的一個農民家庭。祖

籍阿爾巴尼亞。其父務農,同時經營一個食品雜貨鋪。德肋撒有一姐妹和一

兄弟。據她自己回憶,她從小就有當修女、幫助窮人的願望。15歲時,他看

到在孟加拉(當時屬印度)工作的南斯拉夫耶穌會傳教士寄往家鄉的報告,

遂萌發去印度工作的願望。

        1928年她18歲時發初願,離家進了愛爾蘭的勞萊德女修會。9年後發終

身願成爲修女。曾先後在愛爾蘭的都柏林和印度的大吉嶺接受培訓。結業後

,她在加爾各答一所新式女校聖瑪麗女中教地理課程。或許是因爲不滿足于

傳道解惑的工作,1946年她要求退出勞菜德修會,通過其他途徑實現爲窮人

服務的初衷。兩年後,梵蒂岡批准她出會,並指示她在加爾各答教區總主教

權下履行她新的使命。在印度巴特那的美國醫務傳教修女會接受了爲期三個

月的醫護培訓後,德肋撒修女回到加爾各答,著手籌備創立一個以濟困扶貧

爲宗旨的新的修女會,從事慈善事業。

        當時她身無分文,只有兩名志同道合的修女追隨左右。在極其艱難的情

況下,加爾各答市政府同意把一座荒廢的伽利女神廟提供給她,那堨i安放

100張床,供收留被遺棄的危重病人以使其善終。這就是於1952年正式開辦

的“純潔之心’會院,也是仁愛傳教修女會經營的第一所會院。

      德肋撒修女在加爾各答開辦了第一所專爲失學兒童找出路的露天小學校

,收容流浪兒,一邊教育,一邊爲他們尋找收養人家。後來,該校的畢業生

中有不少成爲德肋撒修女事業的幫手和志願服務人員。

        1950年德肋撤修女加入印度籍。她所創辦的仁愛傳教會亦以是年爲創立

年。該修會隸屬幹加爾各答教區。入會修女除象所有天主教修女那樣發三願

(絕財、絕色、絕意)外,還要發第四願:“爲最窮苦的人服務”。1966年

該修會得到羅馬教皇批准,成爲宗座修會,直轄於教廷。

        德肋撒修女40歲時創立了自己的修會,從此她傾注了全部心血繹營這一

事業。1992年8月當她回到加爾各答“純潔之心”出席建院乓0周年慶典時曾

感慨地說,“純潔之心”是她人生旅途的一個里程碑。

        印度是世界上第二個人口大國,社會福利較差,窮困者很難得到政府的

救濟。印度總理尼赫魯曾稱加爾備答爲“惡夢城”。在這種情況下,德肋撒

修女及其迫隨者所做的工作如收容孤兒和垂危病入,建立流動醫療組爲窮人

治病,在貧民區辦學,遇天災入禍時救濟難民等等,無疑具有高尚的倫理價

值並能産生巨大的社會效益。40年來,僅“純潔之心”就照顧了54,000孤

苦無助者,有29,000危重病人在此安然死去。仁愛傳教會的修女們把這果

建成爲一個“充滿和平與寧靜的地方”,它“協助入在上主及其他人的慰藉

中面對死亡”。凡是來到這堛滲f人都得到平等的待遇,無論是穆斯林還是

印度教徒,都會按照他們本人的意願和風俗習慣妥善辦理後事。很多來自世

界各地的志願者在此服務過。作爲仁愛傳教會慈善事業的典範,教皇約翰*

保羅二世訪問印度時亦專程來此探訪。英國一家天主教報紙評論稱,是德肋

撒修女使加爾各答的饑餓狀況爲世界所重視。據估計,仁愛傳教會的修女們

在印度已照料、診治了200多萬人,其他直接和間接的受益者不汁其數。

        1957年,德肋撒修女就開始關注麻瘋病入的救治問題。現代醫療技術已

經能夠治癒麻瘋病,然而在缺醫少藥的貧困地區,患此病幾與絕症無異,麻

瘋病患者常常遭人厭棄,掙扎在社會的最底層。在20多年時間堙A德肋撒修

女在各地開辦了專門的收容院、診療所和麻瘋病康復中心,先後照顧麻瘋病

患者50,000餘人。經過多年的努力,吉大港的麻瘋病人治癒率達到100%。

        近年來,當艾滋病對人類生命構成新的威脅時,德肋撒修女又著手幫助

那些頗受冷遇的艾滋病患者。1985年時,美國已發現艾滋病感染者13,000

餘例,其中約三分之一在紐約。當時社會視艾滋病如洪水猛獸,人們避之無

恐不及,許多患者在重重壓力下得不到及時的照料和醫治。德肋撒修女爲此

曾向紐約市長建議成立一所艾滋病收容所。儘管當地人不願與其爲鄰,紛紛

抗議,但經多方努力,終於成立了紐約第一家“愛之禮物”收容所,專門收

納艾滋病成年患者,由紐約醫學院和聖嘉勒醫院給予醫療協助,由仁愛傳教

會的修女們提供護理服務。隨後,德肋撒修女在歐美開辦了多家類似機構。

進入90年代,印度也發現了近萬名艾滋病患者。德肋撒修女正在呼籲印度社

會的重視,她希望在加爾各答也開設這樣的收容機構。德肋撤修女具有傑出

的組織才能和充沛的精力。多年來,她曆盡艱辛奔波於世界各地,盡一切可

能建立新的會所,擴大服務範圍。她把修女們和志願服務人員組成412

的小組,無論是發達國家的大城市,還是人迹罕至的窮鄉僻壤,哪里有窮人

、有災民、有流離失所者,哪里就有她及其修女們的蹤迹。她曾說:“我沒

有金銀可以給你,但卻爲你帶來我的修女。假如你在街頭看見垂死的人,請

把他們交由我的修女照顧。”

        1978年時,仁愛傳教會已在臺北的教區內服務。1983年,在香港建立了

會院。1984年,在加拿大設立首家會院。至1984年末,仁愛傳教會已在35個

國家開設了250間會院。仍有許多地方邀請德肋撒修女前往工作。1985年初

,在中東地區已有9所服務譏構。這一年,衣索比亞發生饑荒,德肋撒修女

遂派遣多名修女去照顧難民,在當地又建立起6間服務機構。1985年6月,德

肋撒修女在日本東京市中心工人聚居區開設了力未婚母親和棄嬰服務的中心

        1985年1月,應中國天主教愛國會邀請,德肋撒修女來華進行了爲期毛

天的短暫訪問。在華期問,拜會廠中國大主教愛國會、國務院宗教局、中國

傷殘入基金協會和中國人民保衛兒童全國委員會等有關方面領導人,並參觀

廠天主教神學院和殘疾人福利工廠。

        1986年,德肋撒修女征得古巴總理的允許,派修女赴古巴工作。在波蘭

、南斯拉犬都有仁愛傳教會的修女們在從事慈善事業。1987年她應蘇聯東正

教會和政府和平委員會的邀請訪問了蘇聯。當時蘇聯法律仍禁止所有宗教團

體的慈善工作。德肋撒修女提出希望在基輔核電站事故災區成立工作站,她

的願望在兩年後得以實現,蘇聯准許她的8名修女到亞美尼亞的地震災區和

莫斯科一個醫學研究所從事輔助性工作。當然,在蘇聯新的宗教法頒佈之前

這種工作是以不傳播宗教力條件的。

        1987年,德肋撒修女把收容所建到梵蒂岡,爲羅馬的病弱無依者提供住

宿。這是梵蒂岡首次直接爲窮人提供院舍服務。教皇約翰-你羅二世親自主

持奠基儀式,可見德肋撒修女在大主教會內部的感召力。1991年7月,德肋撒

修女在一位神父和兩位修女的陪伴廠作爲伊拉克政府的客人前往巴格達,希

望將她的工作擴展到海灣戰爭後的伊拉克。1992年8月,仁愛傳教修女會又

在世界屋脊帕米爾的科格拉薩建立了一所新會院。該地是喇嘛教徒和印度藏

族人聚居之地,人口稀少,荒涼貧瘠。

        1979年時,仁愛傳教修女會有1,300名在會修女,40,000余名協助會

員。1989年修女增至2,680入,92年超過3,000人,分別來自80多個國家。

德肋撒修女痤有“仁愛傳教兄弟會”。目前,德肋撒修女在世界上主持著約

200家慈善中心,700餘處流動診所,36所麻瘋病康復中心。有會院408所,

其中161所在印度,其餘247所分佈於世界88個國家和地區,總部設在加爾各

答。

          德肋撒修女建立的龐大的慈善服務系統得以正常運行所依靠的是來自

社會在道義上的和經濟上的支援,取之於民,用之於民。1969年,德肋撒修

女在印度成立了一個“國際德肋撒事業合作酋協會”(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o-workers of Mother Teresa)。現有會員數十萬人。他們不繳

納會費,也不參與籌集資金,只是通過“祈禱、克己和爲窮苦人服務”而支

援仁愛傳教會的工作。號稱是“世界上最無組織的組織”。仁愛傳教會的修

女們不僅提供醫療服務,同時也協助提供各種技能訓練,從被收容者和病入

中培養出木匠、漆匠等各種工匠,使他們出去後可自謀生計。仁愛傳教會擁

有的5,000萬美元的資産大部分來自社會的慷慨解囊和德肋撒修女本人的奉

獻。該會在倫敦籌備建院時,修女們上街串巷募集到6,500英鎊,這筆錢全

部用來租房,後來這媯o展成爲仁愛傳教會在歐洲最大的院所。1985年時,

印度南方一主教將一幢祖宅和一批耕地捐予仁愛傳教會。該會在香港的分院

則以每年一港元的象徵性租金獲得一幢舊宅,40萬元修茸費用是由另外一個

國際組織捐贈的。或許我們可以說,德肋撒修女才是仁愛傳教會真正的財富

。德肋撒修女的工作人員經常散發有關她生平的小冊子,以使世人瞭解並支

援她的事業。正因德肋撒修女的巨大號召力,曾有些入冒用她的名義以募捐

爲名爲自己聚斂錢財。1984年,德肋撒修女與一個名爲“贊助德肋撒修女基

金會”的組織對薄公堂,想以此向世人證明,無論出於何種目的,她反對人

們以她的名字籌款。她希望人們關心的物件是她要去幫助的人,而不是她本

人。有關德肋撒修女的大量的傳記、影片、新聞報道無非也是要達到同樣的

目的。

        德肋撒修女因其濟世益入的工作早已邏遂聞名。她一生所獲得的各種嘉

獎數不勝數,如1962年的尼赫魯巴特馬獎,1971年的教皇約翰二十三世和平

獎和卡納第基金獎,1972年的尼赫魯獎,1973年的米蘭市金牌獎,1975年的

美國加州史懷冊獎,1979年的美國天主教大學獎,1985年的美國總統自由勳

章,1988年國際民間交流組織的艾森豪威爾獎,1992年印度總統顧發的“印

度皇冠明珠”獎和印度總理頒發的“印度偉大女兒獎”等等。在所有這些獎

項中最引人注目的應是1979年的諾貝爾和平獎。

        1979年諾貝爾和平獎56入的候選名單中,有促成埃及和以色列談判的

美國總統卡特,有芬蘭總統、波蘭維辛斯基紅衣主教等等聲名顯赫的時代風

雲入物。象德肋撒修女這樣一位來自民問的社會活動家能夠獲得一般授予政

界顯要的諾貝爾和平獲,其中隱含的政治背景不得而知,但有一點可以肯定

,德肋撒修女是受之無愧的。正如授獎公報所言,“德肋撒修女多年來獻身

于加爾各答的窮人,她救死扶危,表現了崇高的人格”,“她的事業有一個

重要特點:尊重入的個性、尊嚴和天賦的價值。最孤獨、最悲慘的可憐人都

可得到她真誠的關懷和同情。這種情操發臼對人的尊敬,完全沒有施捨之意

”,“她個入成功地把富國和窮國之間所存在的鴻溝接合起來,她尊重人類

尊嚴的觀念建立了兩者之問的一座橋梁”。德肋撒修女本人有個座右銘:“

懷著大的愛心,做小的事情”。獲得和平獎後她對記者說:“我把畢生奉獻

給貧苦大衆,就是憑著博愛之道。而博愛就是獲致和平的最佳方法。”對於

德肋撤修女和仁愛傳教會而言,諾貝爾和平獎的意義是來自社會的巨大的支

援。1979年以後,仁愛傳教會的事業有了長足的發展。

        當記者問德肋撒修女如何處置這筆80萬瑞典克朗(時值19.1萬美元)

的鉅額獎金時,她一如既往地表示全部獻給窮人,爲他們建房屋和醫院。不

僅如此,應她的請求,諾貝爾獎委員會取消了例行的盛宴,將宴會預算的7

,100美元一併贈予仁愛傳教會,同時,瑞典國內發起了捐款運動,所有這

些錢財全部用於仁愛傳教會的事業。爲了同樣的目的,1964年時德肋撒修女

曾將教皇饋贈她的一輛白色林肯牌轎車作爲抽彩義賣的獎品,用所獲款項在

孟加拉南部建造了一座麻瘋病院。1992年,美國哥倫布騎士會贈予德肋撒修

女“喜樂與希望”獎牌。而她接過獎牌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探詢是否有地方可

賣掉這塊獎牌,準備將賣獎牌之錢與10萬元獎金一併交給修會供慈善事業之

用。

        德肋撒修女常教育她的工作入員謙遜爲人,“你們不必特別注意成果和

數宇。凡是有益於被遺棄者和窮入的愛的舉動,不拘怎樣微不足道,在耶穌

眼中都是重要的。”她們不尚空談,幾十年來盡心竭力地服務於世界各地的

窮人中間。正因如此,德肋撒修女贏得世人與日俱增的理解、尊敬和永不枯

竭的支援。從80年代開始,世界各地的天主教學校的學生們也加入到捐款者

行列中,以示對德肋撒修女事業的欽慕。

        有入批評德肋撒修女不利用可觀的影響去攻擊軍備競賽等罪惡,對此她

表示:“教會中可能有入要爲社會正義而鬥爭,但我是在小事情上表現愛

德。”1982年時她對記者說過,“一旦捲入了政治,就再也不可能代表所有

的人了。”這並不等於說,德肋撒修女對妨礙世界和平的行爲無動幹衷。

1991年海灣戰爭爆發前夕,她通過印度電視網呼籲制止戰爭,因力戰爭將給

西亞及其它地區數以百萬計的人帶來無數痛苦。爲此,她分別致函美國總統

布希和伊拉克總統薩達姆·侯賽因,請求他們尋找避免戰爭的途徑和達成和平

解決危機的方法。對於愛爾蘭多年的宗教衝突,她也深深憂慮,在訪問愛爾

蘭時屢次呼籲和平。

        德肋撒修女經常被列入世界最傑出婦女名單,但是在婦女爭取權利的運

動中她始終堅守傳統的天主教徒的立場,反對墮胎、離婚、計劃生育和婦女

提任神職人員。1984年德肋撒修女在梵蒂岡對記者說,女子的職責是作賢妻

良母,而不是當神父。婦女首先要做好自己的本份,即“使自己的家庭洋溢

愛德”。她視墮胎與核武器一樣是和平的敵人。1979年當她從奧斯陸領受諾

貝爾和平獎後在羅馬晉謁教皇時曾要求協助她建立一個棄嬰收容所,認爲這

是教會表明反墮胎立場的實際行動。1985年,在聯合國爲她而攝製的傳記影

片的首髮式上,她向與會者呼籲取消各國允許墮胎的法律。在許多宗教的和

社會的問題上,德肋撒修女是堅守自己原則的人,而且,她的仁愛傳教會確

立的爲窮入服務的原則是以她的信仰爲依據的,從未動搖過。她認爲窮人是

耶穌的化身,服恃窮人就是服侍耶穌,“我們修會中的每一個人都要成爲貧

民窟堸繴的同工。讓基督在她身上和透過她在貧民窟媯o揚並顯現他的生

命”。仁愛傳教會的修女們正是以此爲立身行事的準則。借用《羅馬觀察家

報》的一句話,德肋撒修女的活動爲教會的使命作了見證。

        現年83歲的德肋撒修女六度連任仁愛傳教修女會的總會長。長年的奔波

勞累曾促使她因健康原因考慮退休。1989年底她因心臟病發作住進醫院,病

癒後向梵蒂岡遞交辭呈。1990年春,教皇接受了她的辭呈。根據仁愛傳教會

的章程,一但總會長職位出現空缺,則由該會103名修女組成的修女團在三

個月內在“一致認同”的前提下選出繼任者,以繼續修會的工作。但有迹象

表明,修女團很難“一致認同”某一位候選人。爲了“不想在晚年看到修會

分裂”,德肋撒修女決定繼續主持修會的衛作。近年來因健康狀況不佳,修

會選出四位“評議員”管理會務。最近有消息稱下一任總會長有可能是現任

首席評議員劉易斯(Fedrick Lewis),但是人們也擔心,在德肋撒修女不再

擔任總會長之後,該修會便會因此而缺乏領導和推動力。

 

宗教除了談論心靈的問題以外,其實也照顧了身體的問題,所以在聖經、佛經、道經中

都可以見到解決病痛的描述,可見病痛的醫治是宗教的重點之一。雖然各個宗教對於疾

病的解釋不同,解釋的方式也大不相同,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古代的宗教都必須處理信

徒的病痛問題。一般說來,宗教之所以會發展出醫療的功能,大抵有二個原因,一是為

了傳教的需要,這一點在基督教和道教的例子上,可以看得很清楚。第二個則是基於全

人的觀念,要照顧心理,也要照顧身體,因而發展出醫治的方法。

然而宗教信仰是否有助於健康?宗教治療是否能夠讓病人痊癒? 

「神蹟治病」http://www.pts.org.tw/~prgweb1/health/data_base/011007.htm

所謂的真相,只是人們受到牧師感動,進而做了平常因為病痛折磨,而無法

做出的動作。人類的宗教意識始自自保的本能,因為人類的高等意識讓我們

有別於其他動物的特點之一,就是認知到自己的死亡。無論任何宗教都應許

我們信仰能戰勝疾病與死亡。一般的佈道大會,更是充分利用人類的社會性

本能,熟練的牧師深深瞭解對一萬個人講道,會產生什麼樣的生理影響;整

齊畫一的動作、呼喊,更能操控人群的激情與非理性行為;我們可以在希特

勒的身上,發現這種影響力。換句話說,奇蹟治病可能只是醫學上所謂的安

慰效應,人類大腦分泌荷爾蒙,發揮深層的治療潛力。

民眾排隊等待「收驚」,對病的觀念是既要「人」也要「神」。

 

祈禱與心靈療法http://nccu.cancer.org/Cancer%20Info/Living%20wiht%20Cancer/Alternative/HTML

%20File/prayer.html

以科學為基礎的醫學繼續為人們征服疾病,延長人的平均壽命。盡管如此,

還是有許多醫藥所不能解決的病痛和苦難。近代科學尚未能夠解決健康上,

疾病上所有的問題。

有堅強宗教信仰的人能夠用祈禱與神溝通,獲得對健康上的幫助。許多人都

相信神能夠聽到人們的祈禱,並對他們的疾病有正面的影響。

祈禱有各種不同的種類。在懇求式的祈禱堙A人們為他們自己祈禱。為別人

祈禱的就叫做代求式的祈禱。有些宗教規定一天堛滲S定時間,或一周堛

特定日子來做祈禱。宗教領袖寫的標準祈禱文常被忠實的信者背起來,在獨

自或一群人的祈禱堜壎X來。

即使祈禱不能醫治疾病,但它能減低心理上的壓力,促進正面的影響,加強

病人生存的意志,並有可能戰勝疾病。

它能供給對抗疾病壓力的力量。面對災難時,信仰和祈禱能夠使你了解生命

的目的和意義,並給予你希望。當醫藥無力時,祈禱有時能給您解答。祈禱

和心靈追求能夠使你了解苦難的意義。

心靈治療也許是安慰劑效應的另一例子。希望或期待正面效果的結果使身體

變好,或減少疼痛。

曾經有許多祈禱對醫治疾病的研究,包括代求式祈禱的影響。雖然至今沒有

明確的結果,許多醫院和醫生仍將祈禱和心靈治療包括在他們的醫療方案

中。許多醫院有小教堂供你祈禱。幾乎每個醫院都跟牧師、法師和義工機構

有合同,提供病人精神上的需要。許多人相信心靈追求是醫治疾病所必需

的。病人和其家族通常能夠在單獨或群眾祈禱中找到莫大的安慰。

其實宗教對健康真正有幫助的部份是其對生活習慣的建議:多吃青菜水果、

不抽煙、不喝酒、保持樂觀等宗教誡律,是真正讓信徒健康的主因。

醫療傳道http://tc.formosa.org/magazine/tcm-23/23-04.html; http://www.gvm.com.tw/view3.asp?wgvmno=45

在日據時代以前,國內的西醫體系是以早期外國傳教士設立的基督教醫院為

主。在日據時代,雖然日本政府建立了公立醫院體系,基督教醫院仍然在國

內的醫療領域堙A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甚至到光復以後,當時因國內經

濟困頓、資源不足,外國傳教士本著宗教的博愛精神,藉著國外的募款,不

但深入島內偏遠醫療匱乏地區,提供弱勢貧困族群醫療與其他社會的需求,

同時也引進新的醫療觀念和科技,如社會服務的功能,成立生命線的組織,

加護病房等。

        在滿清割讓台灣給日本以前,西方傳教士以行醫傳教的方式使台灣人享

有西方現代醫療的服務和照護。雖然在第一位具有醫師背景的英國宣教士馬

雅各 (Dr. J. Maxwell) 渡海來台宣教行醫前,清朝在台已設有約12 所類似當今

養老院或收容所的 "養濟院或棲流所" 以收容社會上的孤老殘疾或流民乞丐,

且在1865年及其後相繼增設6 "養濟院或棲流所" 和新設約7所的 "育嬰堂"

收容棄兒棄嬰,尤其是女嬰。但這些機構只備社會福利救濟的功能,對控制

當時猖狂的傳染病是毫無助益的。馬雅各,馬偕及蘭大衛自1865年起先後將

現代醫療藉由傳教及開設醫館行醫的方式,為台灣人塑造了西醫醫療服務和

照護的雛型,也開啟了現代醫療在台灣發展的史頁。

第一位台灣人的女婿使徒 - 馬偕 (偕叡理)

        在短短57 年的人生,馬偕將其30年的燦爛歲月貢獻給台灣人。著漢服的

馬偕取台灣女子張聰明女士為妻並育有三位可愛的子女。馬偕又稱偕叡理為

加拿大遠東中國宣教師(Rev. George Leslie Mackay D.D.),於18711230日從

台灣的打狗登陸,以淡水為中心,展開北台灣醫療傳道的工作。187246

日馬偕在淡水租屋設禮拜堂並教授經書。馬偕雖不是醫師但略具醫療常識,

在傳道之餘長為貧民治病,因求醫者日增,乃設置醫館並聘請當時在台的外

國醫師Dr. Ringer 協助醫療。對於改善飽受瘧疾與地方病肆虐的北台灣人多有

貢獻。

        馬偕的醫療宣教足跡遍佈原住民、平埔族及漢人居處的地區。除了免費

提供瘧疾藥物外,更膾炙人口的是其精湛的拔牙術。早期台灣人深信齟齒是

因蛀蟲作祟,有些江湖術士以驅除蛀蟲為業,詐騙財物;或使用暴力或不當

的器具拔除齟齒,導致鄂骨斷裂或大量出血,嚴重的人更不幸致死。1873

馬偕外出傳道巧遇一群清兵,其中一人患齲齒痛,馬偕於是以一片堅木削成

拔齒器的形狀,將其齟齒拔除,令此士兵感激莫名。馬偕獲此經驗乃委請鐵

匠製造拔齒器,利用巡迴鄉村傳道之際為病患拔牙,據馬偕自述其由1873

起共拔二萬一千餘齒,足見何其多的台灣人受惠。

        馬偕對山地醫療的貢獻更不在話下;在其山地醫療的巡迴服務時,他發

現原住民一直過著原始落後的生活,醫療完全仰賴巫醫,於是他除了不定期

的到山區為原住民做醫療服務外,更進一步的在平埔村建立第一座山地教

會,之後又陸續在葛嗎蘭平原興建19座教會,醫療與傳道因而在山地鄉中生

根,而原住民也能藉由宗教而獲得較佳的醫療照顧。除此之外,於1884年在

淡水成立台灣第一所女子學校,今淡水工商學院仍存在,台北馬偕紀念醫院

是為了紀念他而設立的。
 

安寧療護http://www.hospice.org.tw/hospital/light.htm

國內安寧療護運動的推展,間接促成宗教與醫療的對話與合作。在近幾年的

緩和醫療臨床研究發現;當病人面對死亡恐懼與威脅時,藉由宗教師的協

助,加強其內在力量的提升與性靈昇華,有助於臨終病人的善終與安詳往

生。

宗教師在醫療系統中必須有效地運用自己的觀點與其他醫療專業人員和病患

的親友一起照顧病患,形成「照顧的交互關係」如圖一,成為治療過程的一

部份。

圖一:照顧的交互關係
The inter-relatedness of caring

在靈性的運用上,宗教師似乎有接觸病患的靈性需求的特權,在提供服務之

前必須接受訓練對生病角色及行為預作了解,從個人生命中找出失落事

件,了悟自己的脆弱地帶,建立服務的界線,看顧並不等於以身相殉,病患

並不期待宗教師能「完美」,而是只要「夠好」就行了。服務過程中仍需接

受資深護理人員的監督以及繼續教育,保持專業化。因為治療效果顯著而贏

得團隊中的角色而非機構無條件賦與的特權。


廟宇的現代醫療功能

http://www.paoan.org.tw/mercy.htm

--保安宮的定期健康講座

--財團法人台北保安宮醫療補助基金專戶

         [主動幫助有困難的民眾,作為醫療急難之用。此專戶除原與馬偕醫院、

市立中興醫院設有三十萬的補助基金專戶外,並且與中山醫院、國泰醫院及

和信治癌中心合作。受補助的對象為門診、急診及住院期間因經濟困難或突

遭變故而無法負擔治療及急難所需之費用,並視個案需要給予補助;個案使

用的項目,包括:醫療費用、看護費用、醫療器材、治療期間衍生之生活困

難費用、特殊急難(如路倒、身份不明、孤苦無依之病患等)並擴及家境經

濟困難,未加入健保或積欠健保費而中斷了保障,乃至傷病需要醫療而無力

負擔醫藥費者。]

小結  

宗教普遍存在我們日常生活中,但在正式教學中卻很少討論他對社會大眾的

影響。但自921地震以來,看到的是民間宗教團體的積極進入社區協助,反而

正式的學校輔導或醫療治療常呈現等待模式。姑且不論功效如何,不能否認

的是宗教的正面功能,緊急時的急難救助、危急時的陪伴安慰,是非常符合

心理衛生的定義。目的在達到個人生理、情緒、社會互動、心靈、行為的和

諧安寧,能面對挫折,學習因應,並減少生病機會,或及早康復。